新笔趣阁 > 乱世栋梁 > 《乱世栋梁》 第三十二章 寒山塞
  寒山,大坝上,风尘仆仆的张铤看着四周情形,不由得陷入沉思,一旁陪同的贾成,为张铤介绍起寒山塞的情况。

  简而言之,这是一个以寒山堰为核心,构建起来的要塞。

  堰坝横跨泗水南北两岸,此时蓄水,将彭城周边地区化作一个狭长的湖泊。

  堰坝两端各有一个堡寨,名为寒山北塞、寒山南塞。

  北塞为高地,南塞则围绕寒山而成,各有多个小寨,防御设施及住宿房屋一应俱全,外围又挖有大量鱼塘,其实就是起到护城河的左右。

  寒山堰上游有码头,及水军水寨,靠泊许多船只,和上游被水环绕的彭城以水路连接。

  堰坝排水渠边上布满水轮,为岸上各类水利机械提供动力。

  堰坝下游百余步外河中,又有分水鱼嘴堤,将泗水分为南北个河道。

  每个河道上又有副坝,上有水门,适当关闭一些水门,就能蓄水回灌南北两岸,让河水进入寒山北塞、寒山南塞外围壕沟,形成护城河。

  必要的时候,把水门全关,还能造成南北两岸小规模洪水,将寒山北塞、寒山南塞前洼地冲成水泽。

  正如张铤看到的那样,寒山塞是以寒山堰为核心发展起来的防御设施群,与如同湖中岛的彭城构成一个奇异的‘双头’防御体系。手机端一秒記住『m.biqusan.co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所以,李笠所说的‘守彭城’,其实是守寒山堰,而寒山堰的存在,导致彭城变成湖中岛,又变成梁军的水寨。

  梁军可以‘彭城水寨’为圆心,用船把兵马运往湖区各地,齐军若想拦截或者拿下彭城,就得先造船,以水战击败梁军舟师。

  但即便占了彭城,因为寒山堰的存在,彭城依旧是湖中孤岛,周围良田悉数淹没,失去了正常的。

  所以,敌军得把寒山堰给掘了,把水放完后,彭城才会恢复正常。

  那就得进攻寒山塞,可走陆路,也可以走水路。

  陆攻,只能分兵从南北两岸进攻南北二塞,却因为大量鱼塘及守军蓄水回灌的原因,不是很好攻。

  若分兵走南北两岸,不能走下游河段,因为寒山堰一旦放水,过河兵马就完蛋了。

  但若要从上游分兵,寒山堰蓄水形成的湖泊很狭长,分兵的齐军,无法南北呼应,而且侧翼容易被乘船出击的梁军袭扰。

  若走水路来攻寒山堰,前提是先破彭城梁军水寨,击败梁国水军。

  而彭城水寨驻扎着精锐的‘彭蠡水军’,打起水战来,可不怕临时上阵的齐军舟师。

  “武郎如今担任彭城防主,水军主,统领水军,如今木材、铁钉充足,打造许多战船,哪怕板材没有干透,但能用个一年,就行了。”

  贾成说着说着,指向堰坝排水渠处的水轮:“一如在鄱阳那般,我们在这里安装了水力锯床,锯木制板十分方便。”

  “木板量大管够,无论是造船、搭房子或者搭建各类防御设施,都很方便。”

  “同理,从河里捞起的大量石块,用锯床切割后,砌石墙,也很方便。”

  “当然,排水渠前面又有鱼梁,每日能捕获不少河鱼,省事很多。”

  “如今无战事,水军将士每日里拖网捕鱼,或者到沿湖地区樵采,已经备下不少燃料和鱼干。”

  “各类物资囤了不少,盐也囤了不少,君侯,是真的按坚守一年以上来准备的。”

  贾成一番介绍下来,张铤大概了解了李笠‘守彭城’的底气从何而来。

  在寒山筑堰坝蓄水,将彭城化为湖中岛,那么齐军要夺彭城,就得先夺寒山堰,所以,梁军的防御重点在寒山,而彭城,反倒成了水军的据点。

  梁军之前就已经围绕寒山堰进行布防,如今大半年过去,防御设施齐备,齐军来攻,恐怕伤亡不会小。

  至于各类防御设施能否发挥作用,光看是不行的,得经过实战考验,但张铤粗略看过后的感觉,是可靠。

  “那么,我们的徐州公廨,在哪边?”

  “在南塞,也就是寒山。”贾成笑起来,“如今情况特殊,徐州公廨就只能设在寒山,待得退敌之后,再迁往彭城。”

  他带着张铤往南岸走去,边走边说:“这里有一点不好,就是水流声太大,有些吵,毕竟堰坝排水水量很大,习惯了就好...”

  “我是在白石村河边作场住惯了的,无所谓...”

  不远处,一群奴工正在忙碌,从坝上码头靠泊的船上卸下干柴,装上四轮马车,然后运到库房。

  奴工们都穿着白色裲裆,其上有特别的符号,十分显眼。

  化名梁孝言的段韶,忙碌之余,看着堰坝两岸的堡寨,以及各类设施,有些。

  他和其他俘虏一道,变成了梁军的奴工,在这寒山堰做苦力,参与了许多设施的建设。

  由此,对所谓‘寒山塞’的情况有所了解。

  段韶打了许多年的仗,见过许多堡寨,也攻打过许多坞堡、城池,在他看来,寒山塞的防御布局颇为诡异。

  梁军其实是要守彭城,却以寒山堰蓄水,把彭城周围变成一个湖、彭城变成湖中岛,上有水寨,驻扎着水军。

  那么,官军(齐军)要收复彭城,就得攻下寒山堰,掘坝放水,让彭城恢复正常。

  所以,梁军守的实际是寒山堰,而围绕寒山堰构筑的南北二塞,各类防御设施齐备,战具众多,还有护寨鱼塘(灌水壕沟)。

  除此以外,还在排水渠上架了大量水轮,带动各类机械。

  段韶无法接近这些水力机械,只是远远眺望,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,发现这些水力机械极有可能用于守城。

  水力机械如何守城?段韶想不明白,但看着坝边规模宏大的水寨、大量战船,又看看两岸日益戒备森严的堡寨,他只盼堂弟高洋冷静些。

  彭城失守、他‘兵败身亡’的消息传回邺城,高洋唯一的选择,必然是御驾亲征,收复彭城,把梁军赶回淮南。

  那么,必然来攻寒山,但段韶认为寒山很难攻下。

  寒山塞和彭城,已经构成了一个攻防兼备的,要想攻破,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  这代价之高,不是高洋可以承受的。

  段韶当年随着姨父高欢攻打西贼的玉璧城,小小玉璧城外无援兵,但十余万大军攻了两个月,伤亡数万,硬是攻不下来。

  姨父因此郁郁而终,段韶明白攻城不易,一旦久攻不下,士气很容易受影响,而进退两难的高洋,面临的局面会更加困难。

  接连损兵折将,御驾亲征又不顺利,这对于高洋的声望是很严重的损害,晋阳武勋,邺城朝士,对皇帝的不满,足以让高洋如坐针毡。

  所以,段韶希望高洋冷静些,不要强攻寒山,而是先拿攻下邳、宿豫,把梁军赶回淮南后,再慢慢收拾寒山-彭城守军。

  若他在,必然会这么建议,奈何,现在身陷囹圄,自身难保。

  段韶看着排水渠处奔流的河水,脑海里忽然灵光一现,他发现梁军的防御布局,有一个极大的破绽。

  这破绽简单而致命,足以让寒山堰形同虚设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寒山上,寒酸的徐州刺史府邸(其实就是一些木屋围起来的院子)内,李笠看着貌美如花的薛氏姊妹,听对方口中所说磕磕巴巴的鄱阳话,只觉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黄姈心疼他,特地派几名婢女来徐州,照顾他日常起居,而年初送去建康的薛氏姊妹,被黄姈派来,侍奉他左右。

  这下,反倒让李笠觉得内疚,所以见到薛氏姊妹后,不是血气上涌,而是问:“夫人还好么?”

  “回郎主,夫人安好~~”薛月嫦回答,声音软软的,带着些许暧昧,而薛月娥则有些羞涩的低着头。

  “那就好,你们先住下,具体要做什么,我稍后安排。”

  李笠交代着,不忘补充:“虽然这里条件简陋,但还是能住的,一应用具都有,用水也方便,譬如洗浴,你们不必拘束。”

  姊妹俩回答:“是,郎主~~”

  “还有,这里靠近大坝,水声比较吵,可能头几晚睡不好,无妨,习惯了就好。”

  李笠见姊妹俩带来了琵琶等乐器,笑起来:“这里吵,你们若吹拉弹唱,必受影响,不要紧,真要奏乐,意思意思即可。”

  姊妹俩不住应诺,也很有眼色,见房中颇为凌乱,便不顾旅途劳累,赶紧收拾起来。

  薛月嫦心中琢磨,今晚李笠会选她俩中的谁过夜,亦或是,姊妹俩一起侍奉。

  两人自幼得人教育,知道如何恰到好处吸引男人,现在姊妹齐心协力,把这年轻县公的魂勾了去,根本就不成问题。

  然而李笠想着公务,哪有心思想女人。

  如今已是秋冬之际,据斥候来报,齐国大军,好像已经接近徐州了。

  此次,果然是齐国皇帝高洋御驾亲征,兵力号称四十万,挤掉水分,加上随军青壮等非战斗人员,十来万应该是有的。

  看来,他给对方的刺激不小。

  当然不小,宗室重臣、第一贵胄都折在他这里,高洋若不来,颜面何存。

  正所谓“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”,高洋这次御驾亲征,不把他李笠干掉、挫骨扬灰,如何能解气?

  想着想着,李笠颇为期待:我已经准备好了,来战个痛快!

  他既然敢守彭城(其实是寒山),就有把握,当年西魏的将士能孤军守颍川,硬扛十万东魏军围攻一年,他没理由做不到。

  只要把齐军耗得受不了、黯然退兵,那么接下来他这个徐州刺史就要发威了。

  “哎呀...”

  一声惊呼把李笠思绪打断,他循声望去,却见薛月娥扶着床、弯着腰,眉头微皱,一手摸着脚踝,看样子是扭到脚了。

  薛月娥给李笠的感觉,是个“软妹子”,此刻软妹子弯腰摸脚踝的动作,让李笠忽然想到经典的“美女弯腰整理高跟鞋”动作。

  “没事吧,”李笠问,薛月娥摇摇头,眼角似乎有泪光回转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  “你们别整了,让婢女来,先去休息,一路上累的。”

  李笠如是说,却没过去,示意婢女把两位带去房间休息。

  薛月嫦扶着妹妹,向李笠行礼后,往外缓缓走去,心中有些失落。

  怎么都不起心思的?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biqusan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友情链接:188直播吧  英超直播  欧冠直播  欧冠直播  比分直播  欧洲杯直播  足球体育  比分直播  亚冠直播  泡泡直播  法甲直播  欧洲杯直播  188直播吧  小说阅读  笔趣阁  足球直播吧  足球直播  法甲直播  龙珠直播  360直播吧  足球体育  世界杯  足球直播吧  亚冠直播  360直播吧  龙珠直播  英超直播  笔趣阁  世界杯